職 場 問 答BETA

  • 22002256

    匿名會員   隱藏***   

        你所謂的穩定     0個關注

    其他

    時間:2019/11/6 13:49:45
    分享到:

    朋友D回不了北京了。


    那年畢業分配,軍校的他一切準備就緒,領導跟他說,你先去基層任職一年,然后回北京。


    D點頭說,只要能回北京,基層無論多遠,我都去。


    我曾經跟D討論過所謂的穩定,那個時候,我已經是一個自由職業者了。


    他說,體制內穩定,解決戶口,每個月都有死工資,不用擔心吃穿,還有空閑時間做自己的事情。


    我說,那種穩定,總覺得怪怪的。


    D說,你看,你的每天必須充實奮斗,而我不一樣,我可以躺著睡大覺,一個月還有5K的收入,再看看你,如果一天不奮斗,就沒有了收入。


    我說,可是,人生不就是奮斗的嘛。


    他說,但是我的更穩定,我有了穩定生活,也可以繼續奮斗啊。


    我說,可是人既然拿了每個月一樣的工資,所有人干活和不干活都得到的回報一樣,誰還會繼續干活呢?


    他說,可是很多人都在追求穩定的生活啊。


    我說,很多人做不代表它是對的,我不覺得你穩定,因為你的生活是靠著一個政策或靠著領導的一句話,可變性太大。而我的工作,憑借自己的努力,市場會給我一個相對公平的分數,而只要我每天奮斗,生活是在我自己手上;可你不一樣,你的生活在領導、體制手上。


    他說,什么意思。


    我說,比如你要回北京,要找人,要求人,要給錢。而我,只要有一技之長,想去哪里,就去哪里了,總能找到工作,餓不死。


    他說,但是去北京的結果是一樣,我過的更容易一些。


    我沒說話,風吹的很猛烈,吹到我們的內心:一顆紅彤彤,一顆懶洋洋。那個冬天,D離開了北京,去基層任職。


    一年后,命令下來了,D回不了北京了。因為回京名額被人頂了。


    我曾經問過自己,到底什么才是穩定,一份穩定的工作,一個戶口,還是一套三居室房子。


    可是,直到今天,


    我很難理解為什么每個月五千塊錢上班喝茶看報紙就是穩定;


    很難理解一個人要有一套房子之后才能去愛一個人;


    很難理解必須要有北京戶口才能在北京開始生活。


    想到曾經央視的一個朋友,S。那年,我和她在旅行的時候聊天,她告訴我,央視好啊,工作穩定。


    我說,怎么見得呢?


    她說,一個月七千,五險一金。你雖然賺的不少,但不是那么穩定啊。


    我說,我一個月少說5K,多的時候幾萬。總的來說比你多。


    她說,我們發米和油。


    我說,我可以買,其實沒多少錢。


    她瞪著我說,但是每天朝九晚五。


    我說,我每天睡到自然醒,晚上上課,白天寫劇本,深夜看書。


    她說,我有年假,可以旅游。


    我說,我想去哪里去哪里,想什么時候去都可以。


    她憤憤不平,那一路,我們沒有再討論這個話題。下車前,她跟我說,李尚龍,你很不成熟。


    我沒說話。


    幾年后,S被臺里外派到巴西。同時,她的男朋友在外交部被外派到南非。兩人開始異地。


    臨走前,S告訴我她不愿意這樣,兩個人剛開始討論結婚的話題。可是領導說回來升職會很快。


    那時我正在談戀愛,女朋友去了美國,也在異地。


    我說,我明天去美國,找她去。


    她喝了一口酒,說,還是你穩定。


    幾年后,她從巴西回來,我們都分手了。她說,你看我們結果是一樣的。


    我說,我們分是因為最終無法平等交流;而你分,是因為你們被迫異地了。那天我們回到了最初離別的酒吧,她告訴我,她要辭職,她笑著告訴我,她從巴西回到央視,已經物是人非,沒有崗位給她提供了。留下的,只剩下巴西那段經歷。


    我說,如果你不走,他們不會趕你走的對吧。


    她說,不會,畢竟工作性質很穩定。


    我說,那多好。那為什么不留下來。


    她說,有什么意義呢。


    她眼睛看著窗外,燈光照到她的臉,淚光被照的晶瑩透亮,就像她在紀念自己無法控制的青春。


    她回頭跟我說,你比我成熟太多。


    那天我忽然明白,這世界既然每天都在變,所謂穩定,本身或許就是不存在的。這世上唯一不變的就是改變本身,所以唯有每天努力奔波,才不會逆水行舟不進則退。我們父母那個年代所謂的組織解決一切,政府承包所有的生活,已經一去不復返了,隨著經濟快速發展,早已經完全改變了。


    可是,在我們身邊還有多少人,為了戶口丟掉生活;為了穩定丟掉青春;為了平淡丟掉夢想。


    前幾天,我再次見到了D,他又跟我講了一個故事。他的師兄,三十歲,穩定了半輩子,娶了老婆,正準備生孩子,忽然那個月,犯了一個錯誤被開除了。


    他離開穩定的崗位時,居然發現畢業八年,他除了喝茶看報紙寫不痛不癢的文件拍馬屁什么也不會,他拿著自己的簡歷,跟剛畢業的大學生競爭崗位,可是除了年齡,他喪失了所有的競爭力。連大學四年學會的計算機,也隨著平靜的日子,丟掉了。


    一年后,老婆跟他離婚。一天他拖著疲憊的身軀,跟D說:如果你要走,就早點走,就趕緊走;如果不走,也別在最能拼搏的年紀選擇了穩定,更別覺得這世界有什么穩定的工作,你現在的享福都是假象,都會在以后有一天還給你,生活是自己的,奮斗也不是為了別人,拼搏也是每天必做的事情,只有每天進步才是最穩定的生活。


    是啊,只有每天進步才是最穩定的生活、既然如此,為什么要為了所謂的穩定放棄浪跡天涯;為了穩定丟掉生命無限的可能。既然世界上最大的不變是改變,那么就在這多姿多彩的生活里努力綻放吧。


    行走的路人,沒人喜歡平穩的泥土,無論泥土多芳香,再忙碌的人也會多看一眼風中的百花。即使他們不像泥土那么穩穩的在那,但他們的努力綻放,畢竟給這世界帶來了難忘的片段。這個,是不是你我想要的呢?


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